廊坊一医院院长坠亡

1月31日,廊坊市城南医院新址、淮鑫大厦(淮鑫饭店)门口,进出的人很少。

新京报消息,1月31日,河北省廊坊市安次区银河南路淮鑫大厦一侧,菊花已经被清理干净,前一天,廊坊城南医院的员工在这里进行了悼念活动。大厦门口停着五辆救护车,玻璃旋转门上贴着“廊坊城南医院祝您早日康复”的蓝色标签,除了个别医生,进出的人很少。一位医院工作人员说,自从院长张毅出事后,200多位员工只能休假,“现在,我们只想给他讨个公道。”

据安次警方微信消息,1月27日上午11时许,“廊坊城南医院院长张某从其办公室窗户坠楼自杀死亡”。随后,一份绝笔信在网上发布,信中控诉合伙人杨玉忠插手医院管理和财务、扰乱医疗秩序、非法挪用医院现金一千六百万元等。

安次警方于1月31日发布,当日凌晨,“廊坊城南医院院长张某坠楼事件涉及的医院股东之一、犯罪嫌疑人杨某某向安次警方投案。”

记者发现,早在2013年,网上就曾出现杨玉忠动用黑社会力量胁迫殴打合作伙伴的举报。

2月1日晚间,廊坊市公安局公告称,“以涉嫌挪用资金罪,依法对犯罪嫌疑人杨某忠刑事拘留”;廊坊市委宣传部通报称,对此事件,如确实存在涉黑涉恶问题,将“坚决依法从严惩处”。

“杨玉忠、杨老四,我在地狱等着你”,这是张毅写在绝笔信《一个优秀医生和优秀教师家庭的毁灭》里的最后一句线日,记者从城南医院工作人员处核实到,绝笔信确是张毅所写。

记者从多名知情人处了解到,信中提到的杨玉忠是城南医院的股东之一,和张毅相识多年,两人的合作是从2013年廊坊城南骨科医院迁址到廊霸路97号开始的。

那之前,廊坊市廊霸路97号还是一个大坑。张毅在信中提到一些合作细节:“于(与)宏昇房地产公司合作经营,医院以一千三百万现金和三百万资产以及二百万的廊坊城南骨科医院的品牌估值占医院股比60%。其中包括宏昇房地产公司建设的医院大楼采取银行按揭贷款方式由房地产公司杨玉忠办理。”

一位当地村民告诉记者,2013年城南医院刚建成时,杨玉忠还介绍了好几名同村人到医院上班。

“医院刚建成时并没有多少病人,杨玉忠也没拿医院当回事。”知情人称。但此后三年,医院因为骨科特色成为北京积水潭医院技术支持医院,从一级医院转变为二级综合医院,在当地极富口碑,经营状况转好。

2016年开始,杨玉忠开始插手医院事务。员工尤力(化名)从2011年开始跟随张毅工作至出事之前。但在2016年之前,他对杨玉忠并没有印象。杨玉忠在医院没有职务,偶尔来一次,医院的员工都称他“杨总”。

医院员工李勇(化名)对这个“杨总”也没有印象,觉得他就是一个“出钱的”。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医院里逐渐传来“扩大盈利”的信号。而且,原本张院长签字就定的事,越来越多地要“杨总”签字才行。

杨玉忠最先插手的是医院的财务管理。尤力回忆,杨玉忠做的第一件事是撤换了医院一位已工作三四年的财务主管。“没有理由,就是说不信任。院长不同意,但没有办法,医院还要正常运转,做了一些让步。”尤力说。

2016年5、6月份,杨玉忠又以“找到了更好的人选”为由,换掉了医院的妇产科主任。“这个妇产科主任从1997年就跟着张毅院长。”在尤力印象中,换掉妇产科主任之后,杨玉忠还指派了一名学医的亲戚,担任内科主任。

这些人事变动,在张毅的绝笔信中也有体现:“医院正常医疗秩序被打乱,规范医疗工作被践踏。”在和杨玉忠多番协商无果后,张毅决定自筹资金,寻找场地重组城南医院。医院新址选在淮鑫大厦。

与此同时,医院员工也受到了骚扰。尤力记得,2017年8月24日,几个小伙子冲进副院长邢院长的办公室,二线多位中高层员工正在廊霸路城南骨科医院旧址8层开会,中途一个穿黑衣服的小伙子把院长助理叫出去,告诉她马上脱了白大褂离开:“没有理由,杨总让你走。”

“他们一共来了七八个人,后来张毅院长出来了,大家报警了。”尤力说。那天离开后,他没再回过医院旧址。

被赶出医院的第二天,尤力跟随张毅到医院新址淮鑫大厦办公。经历了两个多月的装修改造,新医院初步定在2017年10月开始运营,但部分手续迟迟没有办下来,只得延期。“至今仍有一些手续没有办好。”尤力告诉记者。

2017年10月18日下午,张毅在廊坊师范学院院内被三名男子打伤。从监控视频看,下午5时17分,三名身穿黑衣戴黑帽的男子突然蹿出,其中一人将张毅扑倒,另外两人持镐殴打张毅。随后,三人坐着白色无牌越野车离开,全程只持续了十几秒。

李勇随后赶到时,“院长没有躺着,而是强撑坐在警车里。”和平常不一样,张毅一句话也没有说,硬挤了一个笑容出来,“估计忍着疼已经很难了。”

李勇说,院长做过那么多骨科手术,肯定从一开始心里就清楚,这种粉碎性骨折很难治好。他手术后没过几天,就回到医院休养。“嘴上说没事儿,但他给病人讲了一辈子怎么练习拄拐,怎么恢复锻炼,现在反而自己要面对这些。”

经警方查实,涉案的犯罪嫌疑人共有四人。2017年10月26日,四人被廊坊市安次公安分局民警抓获,四人对打伤张毅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以“故意伤害罪”,被安次区检察院批准逮捕。在审讯过程中,四名犯罪嫌疑人同时指认受赵某某指使,赵某某被安次警方上网追逃。直到张毅坠楼次日,出逃三个月的主使人赵某某才迫于压力,向安次警方投案。

然而,打人者落网并没有让张毅的生活恢复平静。2017年10月31日,一群不明身份的人守在淮鑫大厦楼下,阻碍张毅安装城南医院的招牌。“他们没说是从哪来的,就说这是我们医院的牌子,你们不能用。”城南医院的员工说。

“自从被打伤后,几乎每天都有人来医院找张毅,要求他签刑事谅解书。”员工们曾多次抱怨工作受到打扰。

1月27日早上,医院的员工陈晨(化名)接到同事电话,对方称又有两个人来找院长。上午10时左右,陈晨在院长办公室见到了张毅,他的状态很平常,桌子上放着一份未签字的刑事谅解书。张毅给他布置了当天的工作,还叮嘱按时发放员工的工资。几分钟之后,医院员工发现张毅坠楼。

1月28日,安次区人大常委会发布一份公告称,安次区第八届人大代表杨玉忠,涉嫌刑事犯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法》第四十八条之规定,经研究决定,暂时停止其执行人大代表职务。

安次区人大常委会主任赵建富曾对媒体表示,暂停杨玉忠的人大代表资格是因为警方打了请示报告。1月31日,安次警方发布通告称,当日凌晨,犯罪嫌疑人杨玉忠向安次警方投案。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杨玉忠投案后,此前网上举报杨玉忠的帖子再次被扒出。早在2013年5月30日,有网友在新浪微博、天涯社区上发帖《写在与开发商斗争的日子:我是怎样一步步被开发商逼得家破人离的》,举报杨玉忠动用黑社会力量胁迫、殴打发帖者的父亲。

文章称,杨玉忠为廊坊市安次区北小营村前任村支书、安次区人大代表,是该村旧村改造项目的开发商,占了51%的股份。

截至发稿,记者仍未联系到发帖网友,帖子中的细节暂未核实。一位北小营村村民向记者证实,杨玉忠确是北小营村人。

张毅是廊坊当地有名的骨科专家。据其遗书自述,他自1984年医疗专业毕业分配到廊坊地区医院骨科工作,一干就是九年,其间担任过骨科副主任。1993年,他牵头成立廊坊市人民医院整形分院,后更名为廊坊整形医院和廊坊城南骨科医院。

事件发生后,有网友在朋友圈发文缅怀张院长,“是您连续六个小时的手术让一位八十岁的老人又重新站了起来”“有好几个病号因为家庭困难都减免了费用”。

如今,张毅的女儿张青(化名)每天都睡得很晚。她告诉新京报记者,父亲性格幽默、开朗、大度,“你会觉得所有这些词都是他最后选择这个结局的反义词。”父亲选择用这样激烈的方式结束生命,“那一定是实在看不到希望。”

她说,父亲张毅是家中的长子,是医院女同事的“男神”。父母同年同月同日生,自小青梅竹马几十年如一日。

张青记得,父亲经常锻炼,只要有空就去游泳,冬天去结冰的湖面滑野冰。腿被打断后,她觉得父亲的身体变得残废,精神也被摧垮了。他不能开车,无法再做手术,连路都没法走,“我父亲为无数病人治好了断腿,但他自己最后,是戴着护具、带着一条残腿离开的。

Related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